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
中國文化產業網>藝術產業>圖片新聞>

圖片新聞

驀然回首,我畫是“我”——讀《我畫是我:馬書林藝術文集》

2019-04-12    來源:中國藝術報 記者 張亞萌     編輯:黃麗

作者:馬書林出版社:商務印書館

早在馬書林先生致力于戲裝水墨人物畫的創作時,早在他在人生的盛年開始展出多年積累的中國畫創作時,他就曾多次言及:“我畫的是我” ——他的作品主要不是畫花、畫鳥、畫貓、畫戲,而是畫“我” ——畫自己的獨家體驗,畫自己的個性情感,“那些京劇人物也好,花鳥也好,只不過是表現畫家的個性情感的符號或載體” 。

而今,由商務印書館出版的《我畫是我:馬書林藝術文集》付梓面世,主題亦定為“我畫是我” ,這不僅是馬書林作為知名美術家的創作思想的結晶,更是他作為美術管理者和美術教育家,數十年在美術界耕耘的成果集合。

本套文集分“創作漫談”“藝術評論”“藝術教育”“緬懷師友”“評論”“ ‘書林寫意’展覽紀實”“研討會紀要”“訪談”“美術館建設”“展事發言”“馬書林年表”等多個章節,收錄了馬書林關于美術創作、美術館建設管理以及美術教育的隨筆、訪談、評論、交流、研討等方面的文字約50萬字,配以其歷年創作精品及參與重大美術活動的精彩照片,較全面地反映了馬書林的美術觀,以及他在藝術創作上取得的突出成就、在美術管理和美術教育領域作出的貢獻。

霸王別姬 馬書林

一次次奔向新的視覺形象彼岸

在這套文集的前言中,馬書林開篇就為自己的藝術“定調” :撿拾零碎時間,在宣紙上任意涂抹,已成為一種“談道自娛” ,原本是宣泄心緒的習慣卻成為調整心態放松神經的享受。淡泊名利之后,也就心無負擔,筆無縛重,無拘無束,隨意灑脫地“無章無法” ,“肆無忌憚”地膽大妄為了。

“本素以觀書習畫自得其樂,卻于不經意間投身于管理工作。每當事務纏身分身乏術之時,真渴望隱居書林,耕耘墨田,放浪泉石,品藻花鳥山水,游戲于翰墨書畫之中。 ”馬書林說。在《我畫是我:馬書林藝術文集》中,“創作漫談”“藝術教育”等篇章,馬書林用十數篇文字,將自己的藝術觀點表現得淋漓盡致。而在“藝術評論”“緬懷師友”等章節,他追念張仃、力群、吳冠中、鄧偉、宋雨桂等諸先生的生平往事、與他們的交往點滴,他讀楊成國、董浩、陳蘇平、李老十、梁秋克等人的畫作,從中感悟師友同道在藝術探索上的“閃光之點” ,這不僅是個人交游的記錄,更具有當代美術史的基礎史料文獻價值。

“伏身畫紙數年,已從‘有了才畫’的必然王國到了‘畫了才有’的自然王國。朦朦朧朧肆意涂抹之時,灑灑脫脫于夢醒夢幻之間。在任意潑灑水墨間泉涌視覺修養,常常無酒自醉,心血奔涌,昏昏然信馬由韁。工藝設計圖案規律,裝飾繪畫的美理法則,中國畫布局章法,無不在涂抹中爭搶逾越矛盾沖突,隱約間左右作畫心態,工筆寫意也就全無界限了。作畫就是不斷平衡畫面不斷出現的矛盾的過程,紙面上不經意間出現的水墨干濕濃淡符號常激發心中靈感,一次次奔向新的視覺形象彼岸……”在諸多媒體的訪談文章中,馬書林展現出一位美術家在中國畫創作與學理上不懈探索的形象,而在“評論”“ ‘書林寫意’展覽紀實”“研討會紀要”等多個章節中,則清晰勾畫了一個在美術創作者、理論家、史學家和觀眾眼中的馬書林的“自我” 。

“再行深造” ,得天獨厚的藝術滋養

“2004年調入中國美術館……新的平臺,新的人文環境,尤其是能開闊視野,與國內外一眾高人交流對話、學習切磋,提高藝術修養的機遇極具魅力。……工作平臺得天獨厚,觀史、觀人、觀畫大開眼界。出訪多國,對外交流,洽談展覽,策劃展覽,精品收藏,學術研究,瀏覽經典,增長理論知識和視覺修養,宛如大學再行深造。 ”馬書林說。在“下冊”中,作為一名負責中國美術館眾多繁雜事務的管理者出現的馬書林,其形象是邏輯清晰、嚴肅負責的,那是一位優秀管理者所具有的嚴謹和一絲不茍。當然,這也是他的“我” ——他把美術館的管理工作視為“再行深造” ,更從中得到藝術的滋養。

“分管展覽工作,大家共同努力,轉變觀念,清晰思路,樹立精品意識,實施精品戰略,使美術館展覽充滿學術性、觀賞性、知識性、趣味性,令人賞心悅目;分管收藏工作,深知國家美術收藏功在當代利在千秋,工作中廣開渠道,擴大視野,不失時機;分管國際事務,主動把握契機,積極開展國際交流與對話,擴寬文化視野” ——本套文集的“下冊” ,側重于2004年至2016年馬書林在中國美術館工作,分管展覽、收藏、國際交流等領域,所參與的100余場重要展覽活動及美術博物館學建設方面的思考。在這些章節中,可以看到中國美術館作為國家重要美術展覽展示機構,自新世紀起歷年舉辦的重要展覽活動的主要情況、展陳亮點、文化影響,特別是能夠管窺新世紀以來,中國美術館加大館藏力度、充分開發藏品資源、加強精品意識、推出品牌展覽、促進國際文化交流方面做出的開創性舉措和不懈探索。

齊天大圣 馬書林

驀然回首,一片初心

2016年末,馬書林從中國美術館常務副館長任上退休,開始了以繪畫創作為主的新生活。“我對生活無太多奢求,妻兒對生活亦無過多奢望,這使我心態很是平和輕松。隨年事增長,對哲理人生更有新識,心態平淡別無所求,唯愿家人平安幸福。 ”在書中,讀者亦能夠一瞥他當下,作為一名純粹的藝術家的“我”之自足:“工作之余,嗜好即是不斷拾撿零碎時間,反復進行水墨實踐,釋放心象。如今,紙充,墨飽,彩豐,畫具十足。因而作畫時心緒釋放全無障礙,涂來抹去美哉快哉。不知不覺自己得意的畫與失意的畫大大小小已堆積數百。 ”“自退休后我更加珍惜人生旅途中的親情、友情,更加珍愛中國畫創作……要做的事情仍很多,但畫畫仍是我的最愛。筆中有情,墨中有趣,從繪畫過程中我享受到了快樂。 ” ——從美術創作到美術管理又回歸美術創作,驀然回首,馬書林還是馬書林,就像他定下的書名一樣。

在這套文集中,馬書林闡述了自己的獨家體驗,抒發了自己的個性情感——簡而言之, 《我畫是我:馬書林藝術文集》的文字在見證和記錄中國當代美術的個案創作、梳理其發展脈絡及未來趨勢的同時,更從一個側面展示出當代中國美術博物館界和美術管理方面值得汲取的做法與成果,更直接指向了全面展現中國當代美術生態的可能性。

其實,這套文集的英文名看似更能直抒馬書林之胸臆:“My Words” ——那些“他的言語”里,除了彰顯美術史和美術學術研究的價值,更有一個“他自己” :“我并無用生命照亮水墨畫藝術某段歷史之抱負,只希望能將一幅幅使自己心怡的心象變為可視的圖像,能給人們帶來一點點悅目的快樂”。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